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行业研究>>交通安全管理科技应用>>


李瑞敏:十年后,巡游出租车将何在?

【作者】李瑞敏   【来源】bilibili专栏   【发布时间】2021年1月25日

最近收到某智能交通媒体的邀请,希望就十年后的一些技术发展谈点想法,今天又看到这个《“我就是社会底层”》文章,油然有感,十年后,除了科技的发展外,出行领域还会有什么变化呢?例如:十年后,巡游出租车将何在?

为何会有这个想法呢,因为过去几年内,有时打车时也和出租车司机师傅聊天,听到的多是抱怨,日客运量下降、收入下降、干完合同期不干了等等,而现实来看,北京出租车的单班比例也在增加,这也是北京出租车数量没下降,运量急剧下降而出租车司机还能苦苦支撑的一个原因吧。


先来看几组数据:


1)全国主要城市近年来出租车客运量


受数据来源限制,主要选择了四个直辖市2010年以来的年客运量数据(缺少2016/2017年数据),从四个城市来看,2013年以来,北京、上海的出租车年客运量下降明显,天津缓慢上升,但2018/2019年相对2014、2015年也有略微下降,重庆则是震荡上升,但2019年相对2018年下降明显。



(数据来源:交通部统计数据)


2)全国十个主要城市出租车保有量



(上海2017年:4.64万辆(见图中),2018年:4.13万辆,2019年:4.0万辆,数据来自上海市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缺个别城市个别年份数据)


从上图可以看到从2014年以来,上海、成都的出租车数量在稳步下降,其他城市的出租车数量基本还呈小幅增长趋势。


放眼全国,2013年-2018年全国出租车保有量为:134.00万、137.01万、139.25万、140.40万、139.58万、138.89万(数据摘自交通部历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可以看出,在2016年全国出租车保有量达到高峰后,2017/2018年都有小幅下降。而在当前我国城市化率快速提升过程中,也显示出出租车发展的困境。


3)网约车占比变化


从下表可看出,2015-2018年我国网约车客运量占出租车客运总量的比重从9.5%提高到36.3%,一方面是网约车客运量的急剧增长,一方面是巡游出租车客运量的持续下降。而回顾前面的数据可以看出,北京、上海的巡游出租车的客运量下降更为显著。



(数据来源:https://www.sohu.com/a/301430490_274290)


4)未来


从前面的数据中可看出,受网约车的影响,传统的巡游出租车的市场份额在急剧缩小(尤其在一些典型城市更为明显)(当然,现在真正不使用叫车软件而只靠路上巡游的出租车已经很少了,即使传统的巡游出租车也都在使用各种的网约车平台),照此趋势,未来会如何?尤其是从前面数据看影响最为明显的北京、上海等城市。


(1)恶性循环加剧:上海的巡游出租车的车辆和客运量都在显著下降,北京的车辆数勉强不变,但客运量急剧下降,由此出租车的人均收益无法保证,则会造成从业人员流失(现在在一些城市已经非常明显),未来,很可能是继续的下降和萎缩,或许,10年后,在部分城市已经罕见传统的巡游出租车。当然,当传统的巡游出租车也在使用叫车软件的时候,可能有人说与网约车已经无差别,但有所不同的是:网约车平台无法从这些出租车身上抽取20%不等的份额(首汽约车等老公司的新运行模式不再此列),而这些出租车的价格是受管制的(不会出现高峰加价,只有统一的后半夜加价)。


(2)私有网约车公司会加速传统巡游出租车的消亡:如文开头处一篇文章中出租车司机的抱怨,对于私有网约车公司而言,为巡游出租车提供服务却无分成,还会对自己的网约车带来竞争,以利益至上的商业企业会做雷锋吗?不太可能,无论面上如何宣传其调度算法多么高级,现实运行中肯定会压缩巡游出租车的空间。当然,破此局的方法之一可能是传统的出租车公司也推出类似的平台,以维持自有的出租车队伍,一如首汽约车等,因此,前面几年网约车一家独大,未来十年应该要群雄并起,再加上政府必然需要在很多时点插手,因此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3)网约车的是非功过:曾几何时,网约车的出现被众多“专家”视为缓解打车难、推动共享经济乃至解决城市交通问题的利刃,然而除了真正意义上的顺风车外(还不是现在这些挂着顺风车名号的“顺风车”),网约车哪里有真正的“共享”之意,更别说解决城市交通问题(众多的研究都已经证明了其对加剧城市交通拥堵的贡献)。


回到现实,我不知道现在是否有因为不会使用叫车软件而近年来的打车体验很差的人的存在,个人有时早上需要打车,会尝试不叫车,但是当众多眼前跑过的出租车无视你的招手的时候,你也就只能使用打车软件了。反之对于出租车司机师傅而言,既然你选择了使用软件平台接单而无视路旁的无助的招手,那么软件平台如何算计你你也就得接受了。


就个人体验而言,众多的网约车的类型确实使得高峰期的选择增多(但也没有解决高峰打车难的问题,还是得叫很多次才能叫到),但另外的现实也是开支增加,高峰期的专车价格何止出租车的两倍?


就群体而言,出租车的价格受制于政府管制,群众还能享受到较为平价的出租车服务(近20年来北京出租车价格的增长远远滞后于房价的增长),而如果未来巡游出租车趋于消亡使得网约车一家独大的时候,车费价格能到多少恐怕就是资本决定了,当然,毕竟交通服务是一种带有一定公共性质的服务,政府应当有适当的介入。


对于某些城市的巡游出租车而言,下面这句话或许可以借用“2019年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

作者:赛文交通网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5179077

出处: bilibili


 

 

打印』『关闭

控制
     
 
   
 
 
 
     
     
 
   
 
 
百川护栏江苏瞬通三联交通精英智通3
百川护栏江苏瞬通三联交通精英智通3
百川护栏江苏瞬通三联交通精英智通3
百川护栏江苏瞬通三联交通精英智通3
 
     



Copyright © 2005-2019 中国道路交通安全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半步桥街甲48号华龙商务楼5楼  邮编:100054  E-mail:rtsac1994@163.com

联系电话:协会官网 010-67152935/010-83490345, 会员联络部: 010-67153032, 秘书处:010-67152962  传真:010-67152962

运营支持:北京中软政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备06012836号